为智能工厂做好准备

尽管已有76%的制造商或启动了智能工厂项目,或正在制定相关项目,但仅有14%的企业对发展成果表示满意。仅6%的制造商成为“数字化大师”,即处于数字化生产的高级阶段,在发展愿景、治理和员工技能方面拥有强大基础。

下载报告

报告结论

未来五年内,智能工厂可为全球经济贡献5000亿至1.5万亿美元。

智能工厂是制造业绩效的强大动力来源

制造商预计,智能工厂将显著改善绩效,远超以往水平:

工业4.0背景下的制造业能够采用物联网、大数据分析、人工智能、先进的机器人技术、3D打印和云计算等数字技术,为早期采用者提供巨大益处。

这些发展能带来巨大的当前和预期收益。制造商期望成品按时交付速度加快13倍,质量指标的改进速率达到1990年的12倍以上。他们预期通过合理化改造,令资本支出等成本项的改进速率达到1990年的12倍,材料、物流和运输成本的改进速率达到1990年的11倍。同时,整体产能和人力成本的改进速率分别达到1990年的7倍和9倍。

各领域的制造商正在发挥智能工厂的潜能,其中,工业制造在产能和产出质量方面收益最大。

关键地区:凯捷研究表明,美国和西欧制造商的起步尤其早。在美国、法国、德国和英国,近半数的制造商正在实施智能工厂计划。

资料来源:凯捷数字转型研究所智能工厂调查,2017年2月至3月。

 

智能工厂对制造商而言益处极其明显,因此他们会积极做好准备,迎接未来

一般制造商能够展开适当投资和有效转型管理,将数字技术融入制造流程,从而成为业内领导企业。

据分析,汽车和火车制造商的平均收益为10亿美元,5%的营业利润表明目前具备高效运营水平的制造商能够获益,并占据行业领先地位。运营利润(36%至108%)是产能和效率的提高以及各类成本减少的共同结果。因此,任何制造商都无法忽视通过数字化投资来实现长期获利。

 

制造商如何才能确保智能工厂计划的成功?向数字大师寻求意见

数字大师在关键数字和转型参数方面领先于刚刚起步的企业。其他企业可以按照他们提供的蓝图来实现相似的成功。

为了解数字大师与起步者之间的差异,我们分析了数字化程度和转型管理程度这两方面的参数。

数字化程度:在数字强度方面,流程数字化改造和对先进数字技术的采用是两大关键差异因素。我们发现,绝大多数数字大师(约80%)表示他们对所有关键领域内超过半数的流程进行了数字化改造,做到这一点的起步者不足三分之一。同样地,在所有起步者中,只有五分之一会采用大数据或先进的机器人技术等关键技术,而绝大多数数字大师都采用了这些技术。

转型管理程度:数字技术和管理是转型管理程度中两个最重要的差异因素。我们发现,只有极少数的起步者对他们在数据分析、自动化和网络安全等关键领域的技能水平感到满意;而大多数数字大师都认为他们具备所需技能。在管理领域,大多数起步者并未遵守转型管理基本要则,例如委任领导和制定路线图。

我们的分析明确了数字大师的主要特性。

与同行相比,数字大师在智能工厂方面的进展更大:72%的数字大师的智能工厂企划进展良好或超出预期,这在起步者中仅为37%。令人感到担忧的是,39%的起步者表示他们的智能工厂计划举步维艰。

数字大师正在展开积极投资,包括培训:过去五年来,智能工厂计划投资占年收益的比重超过10%的数字大师为45%,而起步者仅为17%。73%的数字大师将大部分培训预算用于培养数字技能,而起步者仅为17%。

数字大师的目标更为激进:58%的数字大师计划在5年内实现智能工厂计划收支平衡,而起步者仅为18%。数字大师的运营KPI目标也更加远大。例如,40%的数字大师设定了质量目标,而起步者仅为26%。起步者设定的关键运营KPI目标也远远落后于数字大师设定的目标。

 

规划好智能工厂成功路线图后,制造商必须致力于数字化改造

尚未实现智能工厂成功的企业可以向数字大师学习,了解如何更好地实现目标。

凯捷调查表明,数字大师具备智能工厂转型整体观。此外,98%的数字大师为智能工厂计划制定了路线图,而起步者仅为41%。我们发现,数字大师正在从该结构化方法中受益。

但绝大部分企业仍在努力达到数字大师的成熟水平。这就意味着不同的制造商可以采用不同的战略措施,具体以各自的数字化成熟水平为准。